焚煜

练字。半吊子画手。

[雷安]Gasoline.01

荌蒾蓚:

*




雷狮是戴着电子镣铐上的安迷修的船,彼时安迷修正戴着防护镜,等待传讯里通知的新人。


他草草收拾了几年来从来没别的生物踏足过的飞船,收拾到可以见新人的程度,又刮去了下巴上的胡茬,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想给新人留下个好的第一印象,却没想到新人会用这种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关于增派人手的审批报表下来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人手调动不足是星域战争下必然出现的情况,何况本来就没人愿意担后勤的苦差——功劳少责任重,这么多年来主动赴任的只有安迷修一个。




第二个是雷狮。




戴着指纹电子镣铐的只有战犯,雷狮也是。


他本就是投降的宇宙海盗,事实上谁都觉得他绝不会输在那种可笑的围剿战里,更不会安分听从政府命令,但他就是被招安了,顺带着被记载在案,成为某个政客背地里津津乐道的政绩。


后来他在某次战役里他率自己的老部下从侧翼发起原计划里压根没有的冲锋,虽说最后得胜,却也被当时身为指挥的某个高官告了个狠状,目无法纪成了扣在他头上的一顶帽子。


政府宁可自己收服的狮子无所作为病死街头,也不想看见他再度露出自己的獠牙,哪怕是为了自身利益着想。


于是雷狮就被戴上了电子镣铐,听候审讯。


就在这时,他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要到后勤船上以役代刑。




这个规定是一直都有的,不过一般人也就把它当个笑话。在死刑已经被彻底取缔的今天,去蹲无期的局子还不用受苦差,后勤船的劳役,只要战争不结束,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以役代刑又有什么意义。


但雷狮提出来了,就可以执行。




安迷修翻看着雷狮的电子履历,而雷狮环视一圈,目光停在安迷修身上,随即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等安迷修终于仔细把相关证书看了个通透,他抬起头看了看电子警察,声线平稳,问:“他的镣铐,可以解开吧?”


电子警察显然是没有信息处理延迟的,但他们却依旧停顿了一下,仿佛安迷修的话里有太多东西需要消化,片刻后,其中一位用公事公办的机械声线开了口:


“可以是可以,但建议您不要这么做。”




然后安迷修就在资料上印上了自己的公章,然后说:“那就解开吧。”


但凡对军用设备有所了解的都知道,电子镣铐是声纹控制的,解开则是它的初始口令。


于是下一秒,雷狮的手铐应声落地。




再下一秒,安迷修提起个笑容来:“欢迎你的到来,我叫安迷修…”


没等他说完,就看到活动了手腕的雷狮举起手肘。


他来不及反应,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鼻梁就被迎面来的拳头砸了个正着,伴着火辣辣的疼痛和往后的冲力,他呻吟一声,被打得仰倒向后,脊梁轰然落地。




电子警察当即把雷狮再次擒住,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博弈,所以雷狮倒也没怎么挣扎。即使这样,他的太阳穴和手指还是分别被两个机械人的手指按住,电流流经四肢百骸,他的青筋暴突出来,面部狰狞,明显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电击之下雷狮已经说不出话了,械警把他按死在地上,他的后背一阵又一阵生理性的痉挛。可他还是在笑,甚至努力地抬起头,张开了嘴。


没有声音,但他的口型被刚爬起半个身子的安迷修捕捉在眼里。






——你好。


他这么说。

评论

热度(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