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煜

练字。半吊子画手。

江湖有一笑面浪子,整日偏爱往那胭脂味儿冲的地儿钻,凭打诨插科的烂舌糊嘴讨那姑娘家嗔笑,风流的很。
——唇边揣着平时打诨笑,正逗这姑娘家,余光瞥见一人。
隔着轻薄的纱雾,这人眼眸的神,透过纱冲向我,像极了长白下那一捧的雪水,干净的不容任何污垢,又如此赤裸。弯眼一笑,那是扔来取我性命的刀刃啊,交战片刻,就斩得我溃不成军。
捱着这狂轰滥炸,眉一挑。
“哟,哪来的这般标致人儿啊。”一如平常的轻佻口气,夹杂几丝玩味。
话音落,这人也不说话,只是端起臂,那手,骨节分明,有着膈应江湖侠客的细嫩,轻勾开纱雾。
见他唇瓣微启。
“好久不见。”

他递给我极其淡漠的一瞥,好似那晚月色正浓时不辞而别的人是我。

回忆翻腾交错。
依稀记得那年乞巧,我攥着他的手,越过万家灯火,一字一句道。

“我焚煜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评论

热度(3)